Fingers的混搭空間

關於部落格
記錄我花了時間, 腦力, 心力, 體力做過玩過, 正在做正在玩的各種經歷.
  • 61822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4/3/2013 列夫席茲Konstantin Lifschitz 鋼琴獨奏會

我聽過眾多貝多芬最後的三首鋼琴奏鳴曲的演奏版本,
非常喜歡的包含A. Brendel, Arrau, Barenbohim,
而Pogorelich的Op.111, 則是我特別喜愛的版本.

今晚欣賞列夫席茲的現場演出,
這可算是我所聽過最有個人特色, 最有獨特想像力的演出了.
跟著他的演出, 我彷彿穿越了時空, 穿越了宇宙, 進入了空冥, 也嚐了終於回到人間的美好.

整體而言, 最讓我驚嘆的是他的pianissimo(極弱)樂句,
他擁有完美的控制力與穿透力,
鋼琴家手指下輕巧的力道帶出近乎呢喃般的串串音符,
輕柔卻能清清楚楚地從舞台傳遞到觀眾的耳裡.
這是何等驚人的細膩功法!
而處理多處甜美溫柔, 緩緩道來的優美旋律,
列夫席茲以極為優雅但節制的手法歌詠這些動人的篇章, 毫不浮誇.

另外在許多以快速音群與技巧困難的片段,
他的演出十分稱職, 但稍顯急促,
op. 109, op. 110中的第二樂章的快板極為流暢, 但低音的支撐稍嫌不夠, 整體的格局因此而不夠寬廣.
或許是國家音樂廳的音場問題, 感覺上運用太多踏板,
讓許多有著寬闊音域所開展的壯碩猛烈全淹沒在嗡嗡的音響裡,
我心裡想著, 這裡稍稍放慢一些, 那裏踏板快踩一些, 或許就更完美了.

最能表現列夫席茲的個人特色與充滿哲思的演奏, 分別落在這三首樂曲裡面最為吃重的最終樂章.
Op. 109, Andante molto cantabile ed expressive
Op. 110, Adagio, ma non troppo - Fuga, Alegro, ma non troppo
Op. 111, Arietta. Adagio molto semplice e cantabile

一般而言, 典型的奏鳴曲型式, 總是在最終樂章讓演奏者極盡展現華麗的技巧,
也同時激起聽眾的熱情, 營造出開山闢地的壯闊與歷經苦難後的勝利歡呼聲.
然而, 這個時期的貝多芬, 音樂是他與至高無上的神的對話,
這些樂曲是他留給這個世界最真誠的告白,
型式早已消失於無形之中,

列夫席茲最終樂章的詮釋把我帶進了猶如夢境般的虛實世界裡,
我亦步亦趨的跟著他的步伐前進, 但仍時時墮入五里霧當中.
樂句緩慢的推移當中,
列夫席茲故意延長, 拉扯,  幾乎是拆解了樂句的線條,甚至模糊掉和聲的傳遞,
這些充滿哲思的, 堅澀的詮釋,
極度挑戰聽眾的音樂素養,
在Op. 110的FUGA的演奏中, 我甚至摸黑記下: "What a poem it is?! 難懂啊!"
在段落與段落間的停留, 喘息, 沉思, 困惑, 疾走, 狂喜, 穿越, 旋轉...
陳述的是音樂家的人生哲學與藝理,
無論聽懂了多少或贊同多少他的思維, 我都扎扎實實的接收到這些訊息,
而在我內心也同時記下屬於我個人的人生哲理. 
 
我是這樣率性聽音樂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